当前位置:城市 > 方塘智库 > 正文

【历史】回到故乡:正在发生的乡村变迁(1)

2017-02-07 15:46:42  作者:许伟明  来源:方塘智库  参与评论()人

【历史】回到故乡:正在发生的乡村变迁

文丨许伟明(方塘智库联合创始人)

我的故乡是一个闽南山村,在福建泉州一个叫感德的小镇以北。村里人以采制铁观音茶叶为主要营生。闽南乡村社会是非常典型的宗族社会,费孝通在《乡土中国》里提到的“差序格局”的社会结构,在我们村乃至多数闽南乡村都是鲜明存在的。

每年春节我回到故乡,我自己的感触也会有所不同。其中最大的不同是,过去我们过年都是回归到乡村原来的某种节庆秩序里。但现在,随着出门工作的人越来越多,村子里的秩序也因应着调整。简单的说,乡村在某些方面在变得洋气起来,但传统的力量仍在,尽管也正发生着变化。

这种传统的乡村社会结构,借助不断外出的人群,被复制到城市地区。乡村里既有的关系网、价值观、传统规则,也被复制到城市里。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,另一面则是,乡村关系中最重要的血缘、地缘关系,以及其所依托的乡村经济,也因此发生着深刻变化,推动着整个乡村社会的大变化。

过去几年,我也去到过广西、云南、四川等地区的乡村走访。我个人感觉,中国的乡村并不是处在某个结果之下,而是处在一种变化的状态当中,乡村的变化一直持续着,当前正是一种过渡的状态。而我们村,我的故乡也是如此。

乡村将向何处去呢?这受制于我们对这种过渡状态的理解,也受制于我们要为此做些什么。

房子和土地

近几年,我每次回家最大的感触是,村子里的房子在快速地生长。城市里在大规模地建商品房,村子里也不停地建自己的房子。在十年前,我们村的房子数量还没有现在的一半。

至少有两个动力支撑着房子数量的增多,一是村子人口的增多,二是村民外出工作后收入再提升。

但是,在春节之外的其它时候,村里的人是比以往少了很多的——这和全国其它村庄一样,就是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。我们村还没有演变成那种只剩下老人和儿童留守的样子,但平日里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是在外地的。

因而问题来了,这些越来越多的房子盖起来之后,谁在里面住。在一年的时间里,这些房子有多少天是被闲置的。想必有些房子在一年里只有春节时才能被主人使用,平时基本大门紧闭。

需要注意的是,这些农村里盖房子的人,有不少已经在城里买了房产。他们大概算得上比较早拥有第二居所的一群人了。那些在城里已经购置了数百万、上千万产值的房产的人,就更要在老家盖一栋房子了。但将来这个人和他的后代,也都不再可能回到村子里来长期生活。

村子有些房子的建造和装修要花费要六七十万元,这笔钱在县城或市里,也可以买到面积可观的商品房——商品房往往还能涨价。而在村里盖的房子无法出租,也无法在银行抵押,产权也不能转让,简直就是一笔无法变现而且不断贬值的投入。

这么来看,在村里盖房子是不划算的。但其实这房子又是非建不可。因为房子的背后,紧密相连的是身份、土地、财富和公共福利。如果一个成年男子在村子里没有明确属于自己的房子——可以来自祖传,也可以在宅基地上新建,可以兄弟合住,也可自己独有。没有自己的房子是不可想象的,没有人在村子租房子住。在乡村社会里,成年男人必须得有房子,才是一个合格的个体,然后才是一个经济成员。你要在村里建房子,前提是你必须是这个村子的人,所以,这也是个人和集体之间相互确认的一个过程。

关键词:乡村变迁
分享到: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老外在中国 更多>>

一个美籍艺术家的“北漂”生活实录

一个美籍艺术家的“北漂”生活实录

在中国生活12年,别人叫他“中国通”,他叫自己“宋庄人”--来自大洋彼岸的美籍印度人雷森明,在北京宋庄这个中国原创艺术家聚居群落里当起了“北漂”,即便快到知天命的年纪,也依然活得兴高采烈…[详细]

点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