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城市 > 城市聚焦 > 城市评论 > 正文

被救助人员何以在托养中心高频死亡

2017-03-20 09:20:38  作者:  来源:新京报  参与评论()人

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,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,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、社会托养,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。

■观察家

托养中心高死亡数据背后,很可能有权力的魅影在作怪,还可能有丧尽天良之人将社会福利、社会托养,当成了赚钱的借口与工具。

据新京报报道,2016年8月8日清晨,深圳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悄然离开了家门。之后,他一路向北,走出深圳、经过东莞,辗转被相关部门送到韶关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。45天后,他在新丰县人民医院死亡,死因为伤寒。

离家的时候还是活蹦乱跳的少年,等到父子再次见面的时候,雷文锋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的尸体。父亲雷洪建在第一次认尸的时候,竟没认出眼前这具瘦得不成样子的尸体,是自己的儿子。

在伤寒已经近乎绝迹的当下,雷文锋居然在21世纪的托养中心得了狄更斯笔下19世纪福利院、孤儿院里的常见病;而他在这里的生活环境,也像极了《雾都孤儿》奥利弗在孤儿院里的生活——十几个人睡一个房间,厕所没有冲水系统,臭气熏天……这不是被救助的地方,而是夺人性命之地。

根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,今年的前49天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有20人,新京报记者已核查到其中15人的死亡证明或公开登报的“寻死者亲友启事”。另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提供的数据,该站从2011年起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余人托养,截至此次接回,6年内死亡近百人。对此,新京报记者统计该地主要报纸,该救助站为练溪托养人员死后登报,2014年人数为22人。这仅是一家救助站的死亡数据,若加上其他救助站在此托养中心的数字,恐怕令人“细思恐极”。如此高的死亡数据,不禁令人发问,这是救助还是“送死”?

关键词:被救助人员
分享到: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老外在中国 更多>>

北京学校的英国校长

北京学校的英国校长

14年前,陪妻子回内蒙古娘家省亲,保罗被当地一所学校相中,受邀去上课。“当时小城只有我一个外国人。…[详细]

点击排行榜